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社科文章 > 正文

是什么让我们缺乏安全感?(转载)

是什么让我们缺乏安全感?(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

“奶粉事件”“盗车杀婴” “校长猥亵幼女”“火箭式提拔”以及一连串层出不穷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事件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演。如果说战争给人带来的是有硝烟的动乱与不安,那么而今我们的生活同样处处充斥着不稳定、不安全的元素。不禁要追问,我们到底怎么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事情正在起着怎样的变化。我国的主要矛盾是否还依然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对个人而言,马斯洛理论把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类,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排列。对于群体,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虽然温饱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我们还处在惶惶不安中,我们会担心食品安全,担心走在大街上落井丧命,担心同窗投毒,担心辛苦攒来买房的人民币贬值。。。。。。不仅为自己担心,我们还担心儿女在幼稚园被虐待,担心父母突发急症而无钱诊治。可见当今大多数中国人缺的不是物质文化,缺的是安全感。那么安全感从何而来?

  有人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安全感属于心理层面,是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所以关键还在于根本的物质层面问题没有解决。从宏观上看,中国的GDP已经位居世界第二,生产力得到巨大的发展。相对于过去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先辈,社会问题越来越复杂。政治、文化矛盾越来越突出。从微观的角度看,个体的生活水平发生质的飞跃,据相关统计数据1956年中国的自杀率为 9.46/10万,1989年为17.07/10万,1993年为22.2/10万,2010年为23.17/10万,可见自杀率是攀升的、犯罪率也高了,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生产力越发达,人们的道德水平会随之愈加高尚,人们生活也更加幸福,还要经过实践去检验。

  有人说,个体的安全感依赖于群体,只要群体中有一个人感到不安全,都会威胁到其他个体。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社会性不仅体现在社会交往还在于为社会认同。在一个小团体中尤为明显,就像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提到,如果一个人与他人的关系,不能使他觉得安全,那么名誉就是抑压一个人的怀疑的方法。名誉可以把个人的生活,从生活的有限及不安提升到不可破坏的程度;他的生命便可籍着别人的判断对他生命的反应,而获得意义和重要性,来解决不安全感。比如一名官员,如果他处在淤泥中想保持“不染”的节操,他是不安全的,迟早会被淤泥吞没。很多官员处在腐败的风气下贪污是为了保持一致性,寻求同僚的认同。所以,关键还在于肃清风气,创造安全的氛围。这个问题在新一届的政府的引导下有好的转变。

  中国人的不安全感来自资源分布以及分配的不均匀。首先,落后地区的不安全感来自资源的分布不均匀,体现在地区间东南沿海和内陆地区。民族冲突问题,甚至某些群体性事件根本在于争夺资源的问题上。新疆西藏等西部地区,蕴藏着大量的矿产资源。如果这些优势没有为自己所用变成当地的财富,反而大量被发达地区开采利用。当地人民会担忧一旦资源耗尽,他们还剩下什么?如果留下的是差距更大的贫穷、落后以及一大堆污染问题,当地的人们自然会感觉不安全。这是可以理解的。其次,农民的不安全感来自城乡资源分布不均。城市占有大量的人才、工业、市场。农村有大量的土地资源以及原料。如果城市化进程要以牺牲农民的土地为代价,让农村变成城市,让农民变为游离在城市边沿的市民。农民除了土地一无所有,最后连土地也丧失,赔了农村的土地买不起城市的房,安全感从何而来?毕竟城市化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古人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合理的分配让中国人缺乏安全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是最终的目标,公有制为主体,出发点上是好的,确实在国家大型的建设项目上有很大作用。但是,久而久之我们发现,在公有制这一土壤上滋生出少数固定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抱成一团,自成“先富者”,形成安全地带。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公有制的实质在于让每个中国人在所有制上有主人翁的地位,如果在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的环节出现问题,后面无论产品如何分配怎样调整去体现社会公平都只是治标不治本。

  中国人的不安全感来自市场与计划并行存在的双轨体制。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行的是计划为主,市场经济为辅。两条线并行,实践证明作用是巨大的。如果在计划和市场中间有一条明确的界限,那么计划和市场不产生交集。在体现广大群众的利益方面的领域绝对的计划,医疗、教育、社保等会更有改观。人们的生老病死还有一定的依托。改革,是有选择性的,有侧重的,分领域的;倘若计划和市场产生交集,钱权的阴暗角落会很容易滋生。因为掌握一部分权力就意味着对资源有分配权,那么人性能否经得住金钱的诱惑,要付出代价的。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富可敌国的官员传统。俞可平提到,1999年《亚洲华尔街日报》曾评选出过去1000年中全世界最富有的50人,其中上榜的中国产“超级世界富翁”有6人,他们分别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和坤、刘瑾、伍秉鉴和宋子文。有意思的是,这50位世界超级富豪中,除了国王和统治者外,其他国家的富豪几乎都是银行家和商人,而我国的6位超级世界富豪除了伍秉鉴是商人外,其余5人中2人为帝王,3人是高官。根据该报的统计,在过去1000年中,有半数以上超级世界富豪身居高官的,只有中国一家。甚至从个体的角度看,中国古代的官员之富也常常超过商人。由此可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将市场与计划更好的结合,防止钱权的交易,也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命题。

  中国人的不安全感来自民间信仰的缺失以及官方意识形态灌输之间的矛盾。很多人说当代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在封建社会,中国人信仰儒教,儒家思想是整个社会的核心。在当代,中国人信仰的是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专业的学生,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为我没明白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是广大的无产者,态度是批判的,方法是历史的、辩证的。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很多人以实用主义的态度抓住了“金钱”作为信仰。不法企业家为了追逐利益才会不择手段。民间信仰产生了很大的危机,因为大家不知道共产主义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就像在毛时代是因为有土地可分信共产主义。所以拜金主义,金钱至上,享乐主义纷纷涌入,或者说是本身就有,以前只是压抑了;另一方面,官方集体主义,吃苦耐劳精神的提倡遭到一次又一次的质疑。中间的脱轨,折射出意识领域多元化和一元化的冲突。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历史时代怎样才具有生命力,怎样说服群众,为其所接受。我想单靠宣传是仅仅不够的,思想的总是要身体力行的去实践,去丰富甚至与对手交锋才具有活力。强行灌输往往会适得其反,最惨烈的代价是是表面接受,心里鄙视。如果一个民族的精神出现了危机,我想首先要检讨这种精神,然后再取其精华加以改造。所以,人们在遭遇挫折的时候,无地安放自己的灵魂,灵魂的不安全感还在于没有准确的信仰与寄托。

  中国人的不安全感来自对“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社会评价的惶恐。从小就被教育要做个成功的人,到底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在一次又一次的考试中突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好像读书这条道路通往的是成功,而所谓的成功就是当大官、挣大钱、娶美女。精英主义的教育有时会让孩子们的道路越来越窄,落榜了就是loser,工作不好也是loser。每个人都想做no.1。所以面对着父母、老师、社会的评价体系,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做着不喜欢的工作。公务员备受青睐主要还在他能给很多安全感。车子、房子、财富成为了一种社会性的象征。在这个过程中,社会成为单向度的社会,而生活于其中的人成了单向度的人,人们丧失了自由和创造力,不再想像或追求与现实生活不同的另一种生活。我们的安全感来自外界的评价,所以拼命追求而不得。我觉得成功是多元的,不是单向的,它在于自我满足的一种状态。

  中国人的不安全感来自不健全的法律机制与社保体制。我们拼命的挣钱也拼命的存钱,“养儿防老”的时代依旧没有过去。近年社会保障体系有较大的改观,但还要更加努力,力度需要更大,法律体系也要跟上步伐。

  我认为,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毋庸置疑。中国的前途也是光明的,翘首以待。但是在经济腾飞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存在的诸多问题。我们要正视这些问题,让阳光投射到社会的暗区。经济发展可以慢一点,因为要等等那些如浮萍般漂浮的心。让人们活的更安全更幸福,才是真正的要旨。

本文转载自 中国人民大学硕士 钟路
安全感是一个有趣的话题,被当下非常多的国人议论,看到钟先生的文字,觉得有些地方讲得不错,所以我就转载了,另外,本文以及类似的文章,可以在百度搜索到,有兴趣的童鞋也可以看看,分析一下当下自己所处的环境以及状态,可能对于我们如何更好的去发现自己想要什么,可能会有助益。

2019年11月18日 20:51:49:现在百度几乎无法再搜索到类似思考类的信息,而本文,甚至相关的本文关键词,作者等信息,也无法被检索到了,Google也几乎难以搜索到,令人非常遗憾。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0)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