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社科文章 > 正文

离职纪实花都区

BKd1L.png

沟通的重要性

起因 倾听 了解 同理

早在2017年的5月左右的一个晚上,我还在机构没有回去,机构的门卫王大叔找了我,他说:我看到你还在这里,就想和你讨论一下机构的一些事,这段时间我和你们的管理吵了一架,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听到他的回答,于是和倾听他即将要表述的内容。

在2017年的年初,机构的总部招募了王大叔与何大叔两个人作为安全人员值班,王大叔是湖南人,何大叔是当地的本村人。

在2017年的一个春季,我刚刚到机构新的地点工作一周左右,刚好在一个周末我要到机构来进行一个活动的准备,因此我得加班。我看到大门是关上的,刚好手机又没有记录门卫两个大叔的电话,但是两个大叔是在我们建立的微信交流群里面的,因此我拍了一张照片放在微信群里问:周末的门卫大叔上班么?后来我又在门口叫了两声,王大叔出来开门了。

过了几天,王大叔找我说:刘冰啊,你上周末拍了一张照片放在了群里,这样影响很不好啊。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我当时听到后,没有觉得这有啥大问题,因为我认为,自己当时拍照发群的行为,没有抱着故意披露他人的心理。后面的几天他又与我沟通了几次,并且谈的时间也长了很多,王大叔与我谈到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拍照发微信群对他的影响。

我听了他的想法和感受,我开始理解了他,我觉得这样确实影响不好,即:如果我遇到了问题,可以直接找当事人反馈就即可,如果我把这件事分享到群里,可能大家看到了就会对门卫大叔造成不好的影响,因此我向王大叔到了歉,并且也在群里做了澄清。

介入、协调、沟通

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每个月的会议上,副主任带着严肃表示:门卫大叔并不遵守一些规则!我问:有没有尝试与门卫大叔沟通呢?或许沟通之后就会好一些。

副主任表示:“这还需要怎么沟通呢?每个人各司其职,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看到他不好的行为我已经提出来了,让他改正,他就是不改,已经有几个月了!” 她说完之后,部分同事也发表了意见。

过了几天之后,也就是王大叔来找我倾诉的那个晚上,我与他谈到沟通的话题,王大叔表示:我是非常愿意沟通的,但是没有人与我好好的沟通,有些问题的出现,大家沟通好就容易解决了,但是你们那个主任(副)一过来就要求这,要求那,说话也不好好说,我听了真的是很生气。就是因为我工作上的事情没有沟通好,机构这边的人就直接告诉机构的总干事,说我工作不行,当时总干事找我谈话,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总干事和我谈话的过程中,我也没有说你们的坏话,不好的话,我只是说,自己会改一些东西,我也希望好好沟通。”在谈话过程中王大叔语速快,语气急促,神情表现较为激动。

我点头说:噢!王大叔你的意思是,你是愿意与大家沟通的吗?

王大叔:我当然愿意沟通啊,我在这里工作,如果做得不顺心,我自己的心理也很不舒服,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心理压力比较大,因为和大家的沟通不是很好,我也希望能做得更好,但也希望有个好一点的沟通。沟通是很重要的,大家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没必要说话说得太难听,好好说不好吗?我此前在其他单位工作,大家之间沟通的氛围是很好的,也很和谐,有问题也可以提出来,就是说话的时候能多尊重一下别人,这样别人也好接受。”

我说:我能理解你的感受,王大叔你在这里工作,我想你可能也想把工作做好,可能就是在给建议沟通的时候,有些方式你可能觉得不太舒适,是这样吗?

王大叔:是啊,就像刚刚说的,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说话应该需要尊重他人,比如我之前的工作单位,我们之间说话相互尊重。这样一来,有时办公室的人有困难,我还主动去帮他们呢,现在这里有时候我还是会帮助你们,虽然我这段时间在这里工作不开心,没有人支持我,感觉不是很协调。但有时候看到你们回来带着一些物资,我还是希望能帮到你们的。”我同理到王大叔之后,他说话的语速回复了平和。

我说:看来王大叔你还是挺热情的呢,难怪我听到一些实习生说你人挺好的。我说完之后,王大叔带着笑容继续表示:是啊,我其实人还是可以的,之前我也经常有帮一些你们的忙,我知道NGO是做什么的,知道你们在外面也很辛苦。

我继续表示,我会在每个月二次的机构全体人员会议上,提出沟通这些方面的事儿,王大叔对此表示感谢。在这次之后的第一个月例会上,我简约了阐述了王大叔的一些对沟通方面的期待和诉求,表示:我和王大叔沟通过,发现他其实是希望能够与大家和睦相处的,他也希望能坐下来与主任好好心平气和的沟通。

副主任:我早就和他说过了,他就是不听,这还有什么好沟通的?这是他应该做的事,自己的职务是什么应该就要做好!

看到她说完之后,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会议里面没有一个人发言,我多么希望有人能发言,公开谈谈这个话题,尽可能的缓解机构内部存在的沟通矛盾,我问大家:其他同事的意见怎么样呢?也欢迎说一下看看。一些同事回答说:我也认为一个人应该明确自己的职务,反正他讲也讲不听。

我想:在会议上这个“沟通障碍”的话题没有太多的回应,我应该在日常也多介入,尽可能的去缓解同事之间的摩擦。为什么呢?如果有些事情没有人想做,那就真的不会有人去做了。

后来,我在日常的工作中,我也尽可能的与同事们讨论这个话题,即:与机构后勤同事的沟通。并且,我主动与楼下的后勤同事进行沟通,比如在中午利用吃午餐的时间,在楼下的前台与他们公开聊天,这样其他同事也可以看到,主要聊天的话题是广东与湖南、北方的饮食文化(因为几个后勤同事,包括王大叔均不是本省的)我认为,这种愉快的沟通方式可以传达一个信息:看!我们是可以友好的沟通的。

后来NGO的同事们与后勤同事的沟通得到飞跃增长,我不确定我在其中是否起到作用,但这就是我一直很期待的变化,我很高兴大家的沟通变得友好了。

以至于到了后来,我们双方买了零食或水果等,也会相互的分享,上班下班,进出门更是经常打招呼,紧张的关系氛围变得融合愉悦。一改以前的紧张关系后,楼下阿姨和王大叔他们的笑容也剧增,后来王大叔还主动送自己制作的特色食物给我们吃,这是主动传达友好信息的方式,看到这些令人欣喜的变化,我非常高兴。

从这之后的每个月例会,我每次还是会继续引出这个话题,一直到后来,逐渐的,大家对王大叔的尖锐意见少了很多,以至于后面逐渐消失。有一点令人遗憾的是,前两个月,在一次月例会上,我再次提出这个话题,副主任说:……刘冰你不用说太多,这种人已经没救了,没得改了,不用和他说这么多。当时我非常吃惊,因为这个时候大家已经很少有这样突出的意见了。

我回复副主任说:……在最近的几个月来,我们与楼下王大叔的沟通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大家的关系也不再像当初这么严肃,而且有时候在开展活动,需要搬运物资时他也能主动帮忙,或者帮一些其他方面的忙,他的变化是非常大的,这种变化来自于我们改变了沟通方式。并且我自己和王大叔谈了几次,也听他倾诉,疏导他的心里,我觉得一个良好的沟通是有效的,所以我提倡大家也这样做。我们作为NGO一员,有专业的技巧和知识给服务对象做疏导工作,对服务对象,我们可以做得很好,为什么对自己同事,自己周围的人却无法这样做呢?我觉得我们应该反思一些事儿的出现……

在这次的会议之后,我非常难过,难过在于:一个一线经验充实,理论知识和技能丰富的NGO人(她有至少10年的救助别人的经验,并获得了相关证书),却被自己的性格和脾气给克制了。我私下也正式或非正式的找她谈了几次,有关于她与后勤人员的沟通方式以及支持方面的,但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沟通存在需要改善之处。

我向她举了一个凸显沟通重要的例子:

门外有一只狗拉了一坨屎,你的上级希望你去清理它,因此他对你说:

1、外面有狗拉了屎,你去清理一下吧。

2、小明啊,外面有一只狗的排泄物,影响可能不太好,你方便去清理一下嘛?

你认为哪种方式显得更令人容易接受呢?

又继续过了几个月,继续开会,会议上我看到同事们为了做好自己的工作,非常努力,所以我说:……我看到很多同事工作非常努力,也有很大的进步,日常工作是非常累的,也希望大家之间能相互鼓励和支持。在会议上,她听到之后,大声说:你觉得要怎么支持呢?要向这样大喊’加油!加油!’吗?她挥舞着拳头,做出一副运动会加油的动作。我当时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因为NGO人在遇到比如:情绪低迷、心理压力大、有自杀倾向等个案的人群时,支持、鼓励、肯定和同理这几种心理手法是最常用的方式,目的是为了提升对方的自信心、增加对方的荣誉感或使命感。而身为主管的她,居然因为可能不喜欢我,而口是心非的说出违反NGO理念的话。

她的语调快速并提高了音调,显得她当时很激动,她几乎是以喊的方式说了那句话。而当时,我几乎马上要脱口而出:我要离职!我想,我出于非利己的目的,长期竭尽可能的促使机构同事之间的氛围变得更加友好,在取得非常大成效的情况下,她仍然如此以消极态度对待后勤人员(她与另外几位后勤人员的沟通,也一直处于紧张的关系)

通过这件事我终于发现,一个人的行为习惯是多么可怕,强烈的性格会压制一个人的专业水平,而出于个人的喜好,甚至会让她做出一些违反NGO正向理念的行为。因此我觉得,一个人的专业素养不成熟,没有关系,但如果一个人的品德出现了问题,这是非常严重的。在较低的品德,而高专业性的情况下,如果在一个较高层的管理位置,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严重问题。我想起了电影《蜘蛛侠》的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其实,能力越大,权利越大,影响也越大。比如在战场上,一个士兵出现错误,可能会影响到周围同伴的命运,如果一个将军出现错误,可能会导致所有士兵的命运发生改变。

尤其是这个将军因为权利大,性格坚强,意见排他的情况下,就更难以对自己的错误进行反思了。

持续加重的事态

在差不多的时间段内,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这件事严重程度让我后来感到吃惊。

为了提升工作任务而赶进度,她召集了四个部门的部长,开了一个会议,这个会议是秘密的,临时的,一线的NGO成员不知道情况,机构总部的高层也不知道这个情况。

会议讨论的内容为:我们安排的工作如果没有完成,就要扣绩效。部长负责个案,一线NGO成员负责活动小组一类的服务……

我作为部长,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能理解管理方面出于对工作任务能否完成而这样做,但是我不确定这样是否是对的,所以我退出这个会议。她马上说:刘冰你要退出啊?行啊,你退出就当你认可了我们的议题了。“议题即:我们颁布的任务完不成,就要扣大家的绩效工资。”

我直接就退出了这个秘密会议,到了办公室和大家讲了一下,最初我以为大家的部长都和他们部门的一线NGO成员,讲过了这个事儿才去讨论的,后来发现:一线NGO成员全部都不知情,她们觉得自己被骗了。

第二天,几个同事找我(可能是我在机构的一些语言和行为,得到大家的认可吧,因此经常有同事找倾诉),几个同事说(原话):刘冰,我们一些一线的同事,准备要去政府告副主任了,如果镇政府不行就去区民政局,她做扣绩效的会议决定,根本没有与我们事先讨论就私自开会做决定,我们觉得被骗了,并且绩效本来就是我们NGO的工资,我们来做NGO本来压力就大,管理方面日常不鼓励我们就算了,凭什么要私自扣我们的绩效呢?NGO不是提倡民主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社区发展部部长没有参加,她们是机构分点在其他社区驻点办公)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严重的问题出现了,一线的NGO成员开始不信任她们的部长,因为觉得部长背叛了她们一线NGO成员,不与自己讨论就做出决定要伤害自己的利益,也开始不信任副主任,因为这个秘密会议是她要求开的。一线的NGO成员还是做出了更理性的行为:她们决定先把这件事同机构总部的总干事反映,后来由副总干事出面调停,副总干事当时听到这件事发生也非常吃惊,并召开了会议,着重谈到了这件事。

经过这件事,机构同事基本开始分为几个部分:认同副主任行为的、不同她行为的、中立的。

我从2015年末2016年初,辞去企业的工作而从事NGO,事实上,我是机构最早的一批人,也是看着机构逐渐壮大的,现在发生了这这样的事件,毕竟也是有了较深的感情和羁绊,因此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我非常难过。

后来经常有同事与我谈这个话题,主要是:为何现在此事已经落幕,当初促成此事的管理层却不出面道歉,也没有了下文。一个同事和我说:这让人觉得心寒,私自做错了事就算了,之后还没下文,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这种不尊重人的行为,非常让人火滚(广东话:很有火气的意思)。

离职

最后,我还是很庆幸自己提早离职,这次的离职不是出于“利己原因”,并且在离职前,我做了大量努力,希望促进机构副主任和后勤人员的矛盾,以及对她提出了自己的期待,并且也尽可能的举了例子,做了疏导,在多次无效的情况下,才做出的离职决定。也算是比较理性了,也走的轻松,并且没有心理负担。

机构总部的管理层、一线NGO成员们、服务对象、政府购买方……对我也非常认可,她们都找我谈过话,希望我能更多考虑,我在这里非常感谢她们,出于更多尊重的可能,我没有告诉一些人,我真正离职的原因。在最后,我还是写下了自己的离开的原因,因为不希望她们误会。

并且,在数次的专家对机构评估工作中(每年2次,评估机构做了什么,怎么做的,做得怎么样之类的)专家和政府购买方,连续点名表扬了我,对我的工作和服务,总体都非常满意。以及前面提到的大家,也支持可认可。这也是我能带着这份光荣和无愧离职的原因。

有问题出现,我尝试去做改变,并且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是无法改变,我才选择做出了变化,我想,我应该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也比较感性的人了。

在支持同事方面,我应该是一个合格的同事(综上所述);

在素养方面,应该也合格,否则我的服务对象、评估专家和政府购买方、以及合作的村居委也不会认同;

在管理方面,也被同事评价:民主的、幽默的部长,她们觉得这样的人格是非常好的,也算合格了;当然,我也有不少缺点,比如:马大哈的粗心和神经大条,文书工作的非常不准时,都是需要改价之处,但起码在作为一个“自然人”的过程中,我还能去调整和变化,因为我能听进去他人的意见和建议。

我继续想起了电影《蜘蛛侠》的那句话: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能力越大,权利越大,影响也越大,管理好自己的脾性之重要,能否聆听他人的建议并进行理性分析的重要,可见一斑。性格越是坚强的人,和他一起周围的人就越不敢提建议,这样就越容易犯错,并且会越来越严重。

幽默与包容的态度,有助于处于任何职业的人的发展,以及提升其所在团队的融洽氛围。

分析与总结

后来我反思了我离职的原因:

(1)大层面的对NGO的支持少事宜

(2)逐渐加重的行政工作 让NGO的价值理念被推倒

(3)我本来介入副主任与门卫的事宜是希望他/她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出现缓和,减少或降低他们的冲突,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例如我的一些私下或公开会议方面的沟通,可能让她感到我对其权威进行了挑战,事实上在沟通的过程前后,我一直保留观察者和第三方的姿态,减少出现不中立的情况,并同理到副主任本人,但无效)导致副主任把他们之间的冲突转移到我身上


以下内容均为属实,我在尽可能的减少个人色彩下,完成了这段写作说明,但仍然还有可能出现个人主观倾向。

最后,我把本文归类到了“社会科学”类目,虽这是我个人的生活中发生的事儿,但我在文中有详细表述我的介入过程,其中涉及到了一些社会学、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因此我归类到了此类目中。

后续:这次的离职最后并未完成,我申请调职到同机构的其他地区,继续服务于当地的人民。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0)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