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社科文章 > 正文

如何同理他人?一个简单的案例分享

如何同理他人?一个简单的案例分享

同理他人-图片来自网络

先介绍一下故事背景吧~

这里就代称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为为阿红吧

我在一家公司从事网页设计相关的工作有较长的时间了,这是一家成立时间不算短的企业,以前他们经营了另外一家网站,但因为违规的事儿而被迫关闭了。但因为刚刚开启新的网站,因此我就是负责这项工作的员工之一。不论是任何形式的企业,均是卖东西,物质、服务、精神均有。阿红是公司的业务员,阿红不负责户外的业务,她的客户来自互联网或电话沟通。

故事的发生和经过

阿红是一个年约40岁的女子,她大约1.55M左右的身高,束扎马尾,常穿简约职场装,涂抹了并不算浓的口红,加上她总是保持微笑,因此看起来显得很精神。有天时间的上午,她从自己的卡座上走到我卡座旁边(我们不属于同部门,虽然我到公司有很一段时间了,但平日我们几乎没有沟通)。

当时我正在忙着制作公司企业文化的设计内容,她走过来微笑对问道:你是设计员对吗?我说是的,她向我介绍了她的工作,也是这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她的身份。因为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平日工作量很大(因为我的另外一个设计同事是老板亲戚或熟人,他几乎整天在忙于打游戏,老板过来之后他就切换到工作模式),工作繁忙,所以我就几乎少于其他部门的同事有很多沟通。

“……现在公司的新网站并没有建立,我们这种做室内沟通业务的,是很需要相关资料的,比如我在电话上约到客户,却不能把网站发给对方,人家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所以你们要快点把网站搞好才行。”她说到后面,语气变得急促,微笑也减少了,最后消失不见。

“当然,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网站有新的情况,我会告诉你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和另外一个同事负责网站的事宜,经过他前期的努力,以及我们后期的协作,网站在数天时间内,完成了基本的框架,并且可以正常的浏览相关的内容了,其中就包括企业介绍和相关的产品信息。

“hi~网站已经完成了,我想和你谈一下这个事儿,需要加个微信吗?我把网站发给你,和你介绍一下网站的一些情况。”在网站正式启动的当天早上,我到了公司打完卡,就找到阿红,和她说了相关的情况。她快速的皱了一会儿眉头,然后说:噢……噢,好的……也行,加个微信吧。她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但她的动作就像因为电脑硬件配置不足,却强行开启高画质的电脑一样掉帧,她以比较慢的速度拿起手机并打开维系,似乎她并不太愿意添加我为好友。

我发现了这个情况,我说:我先去工作了,到时候我发给你网站。

当然,虽我们已经相互扫了微信,但她并没有添加我为好友,要问我是怎么发现的呢?我回到岗位上在,准备给阿红发送网址时,我没有找到她本人,直到现在。

过了大约4天左右的一个下午,刚上班,她走到我的座位旁边,手扶卡座的栏杆面带微笑,她的口红看起来非常的鲜艳:我现在上班已经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的网站还没有放上去,我现在给客户打电话之后,都没有什么资料能给人家,你们应该快点才行了。她的微笑到了最后只剩下一点留在了嘴角,她语气变得快速,音调也增加。为了保持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是“亲和的”她的嘴角略微上扬,但这还是让我看了有点难受。

“让我们先缓一下,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设计这边的网站没有运行,导致你现在没法很好的开展相关工作是吗?”我向她问道。

“对啊,你们的速度太慢了,快点把网站先搞起来,不要做其他的事情了。”她嘴角的上扬也消失了,她看起来很生气,似乎憋抑了许久,她终于受不了了。

“我想这个事情上可能有一些误会,事实上,网站我们已经在上周就开始运行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在上周,我添加你微信后,你并没有通过,本来我是想发送网站地址给你的,我以为你并不着急。”我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至于让她太尴尬,我放慢语调和她说道。

“……”她哑语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她转移了话题。

“真是的,老板没有告诉我这个事情,为什么网站运行了都不说呢?搞的我这几天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尽量化解自己的尴尬,她的脸上和语言少缺少了刚刚的自信。

“我不太清楚这个情况,因为我们的职务不一样,这个可能是你与老板的沟通事宜了,我觉得你们可能需要聊一下。”我说完之后,接着我们再聊了一会儿,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过了一会儿之后,老板给我发了很多微信语音信息,大致的内容是我们对于产品的设计速度较慢,应该尽快完成更多的设计内容,当时我觉得很吃惊,为何我和阿红刚刚才聊完相关内容,老板就给我发了一大段内容呢?我推测是阿红给老板说了一些什么,但我没有去想更多东西。

同理和后续

我当时第一情况,居然是同理了她:阿红已经四十多岁了,可能有一个家庭需要负担,她刚刚入职到这个公司,可能希望有更好的成绩来表现自己,也可能希望获得更多报酬来抚养自己的家庭。想到了这些相关的内容,我加速完成了一些设计作品。过了两天后,我和阿红说:我已经完成了更多设计内容,已经在网站上呈现了。阿红对此表示了解,她没有感到开心,也没有失望,这让我有些奇怪,我以为她会感到高兴一些。

不论如何,这件事且暂告一段落,我为何会这样去思考呢?可能是我的社工思维,潜意思然我有了这些想法,后面的几天回想起来,我对这件事儿也感到欣慰,在可能发生的隐性冲突或矛盾时,我潜意识就把矛盾化解或缓解了,这对于我个人,以及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团体来说都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儿。

新的认识

后来的一段时间,因为她有些事儿需要找我帮忙,我接触她多了,发现她本人虽然有时候说话粗鲁,但的确热爱自己的工作,她很尽责,与我的设计同事是两个反面,所以我也尽可能的协助她,有时候中午吃完饭也没有休息,助力完成一些她所需要的设计。虽然后来我们的话不多,但她的积极尽责行为,依旧让我很尊重。后来可能她也意识到此前对我说的话有些不太好意思,后来还到我们这边送几个苹果(当然其他同事也有受到苹果),并且微笑向我介绍了她购买的苹果,它如何买到的,以及花了多少钱,口感如何等等。

同事的观点

在阿红初次与我谈话后,我在当天下午把这个事情和设计部的同事说了一下,想听听他的看法。“这个女人说话很蠢,上次他居然在老板的面前直接评论我‘正式因为设计做得不好才活该加班’。你听听,这这像话吗?对于这种女人,我简直不想理会她,就算以后她找我帮忙我也不会的,我讨厌她。”同事讲完之后朝阿红的卡座看了一眼,皱着眉,脸上带着厌烦。“她说话的方式的确让人很吃惊,可能她想让自己的业绩更好一点,因此讲话会比较急躁。”我想了一下如是说。“她有自己的苦衷,那谁没有自己的难处呢?有难处也不能加在别人身上啊。”同事急急的说完后就继续打游戏了。

我能理解同事说的话“有苦衷不代表可以肆意发泄自己的苦衷于他人”,不过当时我还是考虑了一下,决定花一点时间来处理这个问题,以及后面的沟通之事。

 

一个经历

我之所以能尽量站在第三者或对方角度看待问题,可能有几个原因:1、个人天性如此   2、以前学习的心理学知识有关  3、公交上的一件事对我的感触

在2016年的一天,我坐广州的跨区公交车,车程大概有1小时左右,当时正直夏日炎热难耐。挤上车的人都知道:这可不是一段短的车程。很多人争先恐后上车,其中有个年约40多岁的男子,皮肤黝黑脸上泛着汗水,他背着一个巨大的双肩包,手上也提着一些塑料袋以及一个小型电风扇,我估计他是一个农民工,他的包里可能塞满了衣物和被单一类的物品。他强行插队上了车之后抢占了一个位置。我当时上车也找到一个座位,后来有老人上车我就让出去了。

这时候我对这个男子印象是“非常无理的人”,过了十分钟之后公交车经过一个村子,又上来一些人,有一个同样皮肤黝黑的老太婆,非常显老态,明显是农村干农活多日晒雨淋,导致提前衰老的。她穿着拖鞋,但没有人给她让位,包括车门旁边的几个年轻人,直接对这个老太婆视而不见。

这时候,那个让我印象很不好的“农民工”站了起来,语气和蔼让她坐下。

因为这个“农民工”的外表和其行为呈现两种极端反差,导致我对这件事的印象非常深刻。贫穷、富裕、美丽、丑陋、英武、矮小……不同长相、外形、工种、谈吐的人,其行为都有可能与其所具有的外在特征呈现相反的一面(当然,这不是绝对)从这件事之后,我进一步加深“勿要对他人快速定位”的念头。

一点思考

人无完人,从个体方面来说,如果因某些小事而提前给他人“定位”这无疑会影响自己对他人的看法,当我们对他人在心理上进行了“定位”后,自然也会在行为上做出与之相匹配的表现;而从宏观长远来说这也并不是好事,容易让人对一些事情或事态产生错误的判断。这种“快速定位”的背后,可能隐喻的是一个人:缺乏耐心、行为武断、断章取义以及难对他人有更多包容心的气量问题。如果当我们遇到类似的事情,或许可以尽可能的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是什么趋势对方要做出这样的行为?然后尝试和对方沟通,并尽量表达自己能同理对方感受,这样,或许对方会讲出自己的观点,这时候当气氛融洽后,再根据对方的性格,以不同的方式给予相应的建议或意见,或许会让人容易接受得多。

毕竟,没有太多人喜欢被他人说教,尤其是不太熟络的人。

关于我此前公司的裙带关系、老板亲属游戏式工作的事儿,其实这里有很多内容可以讲的,目前这篇文章正在撰写中……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0)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