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公益环保 > 正文

离开NGO之后,为什么我要重返NGO圈?

前言

为了更好让人理解,统一把非营利组织或机构称为NGO(非政府组织)

在2015年的11月份,我因为对人类行为和心理的兴趣,离开原来的商业设计与编辑的工作加入了社工,我并不是这个专业,此前也没有接触过对NGO,当时我面试的机构副总干事觉得我对NGO这块充满兴趣,以及我有大量业余时间独立田野调查和探访的经验而招募了我(《从写字楼到NGO的碎碎念 写于2015年末》)。

2015初入NGO的两个选择

A选项:NGO站点在一个小镇上,地段繁华;

B选项:NGO站点在偏远郊区,此前从未有对NGO进驻,距离最近的地铁站超过1.5小时;
在最初我通过之后,我的boss让我做出选择上面的其中一点。我选了B站点:我希望在全新的地方探索一条路成为“铺路人”,而不是走他人铺设的道路,我不想做“行人”。

在我最初的前几年时间,我有大量的时间在到村里探访,对NGO行业本身就存有的民主和以人为本的气息让我非常喜欢。在我持续了工作几年的时间之后,我明显发现对NGO行业的行政工作延长了、文书量增多等原因(《为什么离开NGO》)我个人感到和以前变化很大,与我最初进入对NGO界的初衷违背,在失望之下,我离开了工作数年的机构。

改变

数年的对NGO给我带来了什么呢?毫无疑问变化极大,我了解到更多的人类行为和心理学的知识和技能,让我得以更客观的角度或多元的思维去看待一些事物,我也给家里带来了很多的变化。

在过去,一直以来我家里就一向较为民主,我父母对陌生人也友善,但虽然我们内部家庭关系一直良好,但我老爸和老妈背后都是其他姓氏的家族,众所周知,几乎每个家族都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因此以前我遇到长辈的问题还是很难找到比较好的处理办法,在我进入NGO之后,我开始有意识的引导家族的一些人应该如何表达才更好的沟通,面对矛盾要如何面对和处理等等,在很多时候颇有成效。

举其中一个例子:在好几年前,有一次我老妈对某个亲戚的不尊重老人行为表示愤慨,她计划和某个亲戚断交。我和她分析这样做的利弊,最后她决定不断交了,因为她发现断交之后,亲戚只会继续不尊重老人,因此她决定继续和这个亲戚来往,但在一些核实的时候,她会提醒这个亲戚关于尊重老人的问题。

并且,在从事NGO的工作前,我就已经常和家里分享环保和健康的一些理念,那时候开始老爸老妈就非常关注这些事儿,并且极大减少了农药的使用量,也生活也相对过去健康了很多。他们还开始关注一些人文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如何与别人更好的沟通……

有时候我朋友到我们老家玩儿,看到和听到在乡村,一对50多岁的老夫妇,居然张口闭口时不时就说环保和健康,都很吃惊。因为在城市里面,经常关注甚至在这些方面有行动的人都不算多,现在居然在乡村看到了,还是很惊讶的。

思考

在离开对NGO界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去了外省探访少数民族文化的变化。之后我再回到广州,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设计圈,我开始继续从事原来的本职工作。但对NGO圈“以人为本”的氛围不再。在持续了较长时间之后我依旧难对我的工作有共鸣感,我开始反思这种状态,我开始和朋友们讨论这种情况,最后我做出决定:我再次离开了商业设计圈。

去向

我想,我在NGO圈子待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希喜欢那种氛围,并且对NGO的元素对我的影响已经很大了。虽然商业设计的收入可观,但与我观念已经不同。

辞职前我就已经在想:有什么办法既能让我感受NGO(对NGO圈)的氛围,但我又不用参与到一线的工作中呢?也许在NGO(非政府组织,包括公益基金会、社工、环保组织等)同样有技术方面的人员需求的?

选择

我利用自己的一些基本代码技能,在网页上制作了一份看起来不错的简历,里面有我的一些介绍和作品展示(巧合的是,这些与NGO相关的作品都是在我从事对NGO工作的那段时间里制作的),我把这个制作好的网页建立放在了我的服务器中,并生成了网址。

我找了一些NGO的官方网站或招聘网站,把这条网址投放到他们的邮箱中,在一周之后,我收到了3家NGO的面试通知,在拥有设计、编辑、多媒体处理和NGO工作经验之下,面试了数家机构都拿到了offer,我的面试官们对我的情况感到满意,他们认为NGO缺少技术型人员,尤其是具有NGO从业经验的技术人员。我选择了其中一家,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机构。

目前

薪资是我原来企业的一半不到,为此刘晨曦还念叨过几次,但她知道这是我所希望的,因此也就并无介意了。我在这里主要的任务是平面设计和文稿编辑,现在还加入了视频后期处理,如果我持续下去,后期可能还要接手官方的运营网站管理和视频拍摄等。重新回到NGO,最初的工作侧重方面我有些懵逼,后来几个大佬来回说了几次,才开始进入了“正轨”

我现在被暂时“放在”这家机构的某个站点,因为我“属于总部的人”,因此这个身份在其他站点工作就有点尴尬,这个站点的其他人员都很友好,不过我还是得更主动去接触一些东西。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尴尬点,我并未考取NGO职业资格证证、而“挂靠”在其他的站点无疑会拉低人家的持证率,这是另外一个尴尬的地方。

支持

众所周知,几乎整个NGO圈子的电子化办公硬件(电脑等)向来陈旧与落后,我此前所在的机构是如此,外出交流探访的机构也如此,现所在的机构也如此……所以,除了我的本职工作之外,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协助更多的人处理他们的电脑软件、硬件等问题。

以我目前所在的办公点,电脑年龄基本10年左右了,日常问题多,空闲之余我也在做一些检修,算是发挥所长吧。我向来提倡互联网精神“分享&互助”。不过,不论如何,我重新回到了NGO圈子,我再次感受到这种独特的魅力和风格,我希望NGO也持续长存,人类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NGO这注“润滑剂”。

未来

“你未来的职业规划……”

在我面试时,几乎每个NGO的面试官都问到这个话题,我也总是很坦然说而简单介绍:就目前的计划来说,下半年我会开始进阶学习前前端编程技术(现在只是懂得基本HTML代码)以及进阶学习平面设计,然后未来35岁左右返回粤北老家和结婚一起来,如果有可能,我会尝试协助当地的某些发展,类似NGO,如果无可能则发挥个人其他特长。

我的朋友总是觉得我和刘晨曦两个人,在工作和待遇的选择上都“很任性”。其实这可能与我们未来不计划在大城市发展有一定关系,如果我们计划在大城市定居,考虑到未来的生活问题,我还会选择在NGO圈子内工作吗?可能性不是很大,毕竟大城市生活的压力摆在那里。

“NGO的薪酬”这个话题就像“NGO的电脑”一样有很多相同的性质。

另外一点就是家庭背景,刘晨曦是典型的城市中产家庭,我家在小城市的郊区,家庭环境也不算差,并且双方家庭成员都身体健康。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我和刘晨曦的家庭都不算好,家庭成员身体也很糟糕,也许现在我们就要开始努力赚钱了,不太可能再像这样子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工作。

加上我个人对物资相对并不十分重视(并不是说不想要,如果能凭空掉钱我也是非常高兴的哈哈),也许还有其他因素,综合导致了这种在朋友们看起来“任性行为”吧。

最后

总的来说,“NGO人”都是一些让人敬佩的,可爱的人儿,现实一点来说,我希望TA们未来在收入上,大层面可以给予更多关注。另外一面,因为NGO人要长期关注和服务社会,经常会遇到一些困境的人与事,很容易也吸收这些能量,是一个倦怠感快速的职业,因此也比较建议NGO人多发展业余的兴趣爱好,自我增能,否则长期以往容易陷入更大的自我困境中。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72)

在这里评论4

  1. #2

    千万无语汇成一句———对你的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继续加油啊!(ง •̀_•́)ง

    布溪6个月前 (07-17)回复
    • 不敢不敢,个人兴趣而已啦

      liubing6个月前 (07-18)回复
  2. #1

    以梦为马 不负韶华 体会多彩人生,感性与理性的重叠,用生命谱写生命的精彩故事,大写伟大

    鏃ュ織6个月前 (07-14)回复
    • 这个……咳咳~~说得我都觉得很牛皮的样子~~

      liubing6个月前 (07-14)回复